好久好久想早點入眠了。
卻又常常晃到兩點半還在虛度時光。

經過了一個又一個丑時,
大學四年的尾聲已離我漸漸不遠,
而我還在與未來的渺茫生涯繼續奮鬥。

為什麼要讀書?
感覺又再一次的出現在我的眼前。

記得這種感覺第一次出現時,
我還是一個青澀內向的國中小毛頭,
說長不長,卻又不短的幾年內,
想法與認知持續的變化著。

如果我能早點睡,
窗外昏黃的路燈就顯得不甚浪漫,
失去了複雜心情的陪伴,路燈就只是路燈,
平凡的再不過一般,如同我以後的人生。

-------------------------------------------------------------------

辛棄疾 - 醜奴兒(書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goodfifag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