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為了發覺未知的人事物,前往從未踏足的國度邁出旅行步伐;旅人,在與未知的人事物接觸後,除了身為旅行者的角色,更跨越了單單只是探索瞭解,慢慢建立自身與其的生命連結。

-------------------------------------------------------------------------------------------------------

第三次前往平溪區,舊名的平溪鄉還是有親切感些。無奈執政者的變革,為了分配城鄉資源,將從前的區分重新劃界。對常人如我來說,無法感受意義在哪,而生活也從未改變;從鄰居的口語聽來,偏遠山區的人民卻更加不便利。以往尋求縣市政府協助只需報給當地區鎮公所,如今轉為直轄市後,所有一切皆需經過市政府同意,一來一往下,途間耗費甚多,只多了不便,徒留縣市升格的美名。

虛幻迷茫,毫無真實感。

-------------------------------------------------------------------------------------------------------

前兩次到平溪皆以機車代步,從木柵離開台北市區,穿越石碇,沿著基隆河往上游,雙菁公路的結尾,正是此行的目的之一,舊名菁桐坑的菁桐裡。較為人知的是產煤,曾為台陽煤礦的最大礦區,在民國八十六年停止開採後,曾經的繁華也隨黑金一起沒落。清領時期的大青與茶葉也盛行一時,但在煤礦開採結束後,盛名也與黑金一起沉落在基隆河的河底。

繁華落盡總是夢。

-------------------------------------------------------------------------------------------------------

曾經以為,平溪除了天燈、瀑布、礦坑,就什麼也沒有了,一切都是由煤礦所帶起的人群聚落,望古與嶺腳兩中繼站,也只是為了方便煤礦運送而設,幾代的更迭之後,走得走,散得散,從兩萬多人到如今不足六千。剩下的觀光風景,只剩來到此地的遊客想看見知道,歷史由來無人在意,隨著荒煙漫草蓋住了遺留痕跡,一處處柏油道路與電氣街燈,映射不出從前的繁榮光景;老人們曾經睿智的雙眼,也因跟不上現代化而黯淡老去。

都市的巨獸,帶走了人群,也啃蝕了曾經。

-------------------------------------------------------------------------------------------------------

        平溪里的環境,沿著基隆河來看,這裡是最平坦的地方,從舊名石底可以略知一二,而這也是整個平溪區最大的聚落。雖然坑口也早已封閉,幸好有郵局老郵筒提醒過去,日據時代以來駐足在此,也看透了此處的繁華與沒落。防空洞的挖鑿,聽說是以前礦工們無聊所建,擴展了原來的狹小,最後也打通了山丘。老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踏足此地到此一遊,品嚐了香腸和芋圓,吃點快炒山產,將希望寄予天燈施放,留下最後一點痕跡。


一個一個天燈施放,除了希望之外,還有什麼是重要的?

-------------------------------------------------------------------------------------------------------

來過三次,儘管一次次的景色皆讓我驚豔,從一開始沿著平溪線鐵路探索,我只略知所能看見的一切景色,更深一層的人文歷史,倒是毫無機會瞭解,一步步踏的都是前人遺留的過去。而後為了拍攝十分瀑布,再次踏足此地卻幾乎毫無留戀般,只是個旅行者,對未知事物感到好奇興趣,帶走了一幕幕景色,卻還是無法與之連結。

第三次前往,從解說員也是當地居民的口中,漸漸的撥開那層被曾經繁華所掩蓋的歷史人文,從台灣北部早期開採礦業開始,一車又一車的黑金被送往基隆港出口國外,當年戰後困苦也因台灣開始發展而進步許多,雖然外在環境很難豐衣足食,可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情感卻是堅毅不移。

想起與父親對談時討論到平溪,因為我們不住這裡,來到此地只是遊客般看看景觀,帶不走任何記憶;假日總是充滿觀光客的腳步,人群到處穿梭街道巷口,為了與過往留下合照紀錄,證明了來過這被都市化所遺棄的地方。

 

有時候總在想,我們一步步的邁向進步,破壞去除許多舊有資產,只為了現代化,編造進步城市的景象,最重要的人文歷史卻沒人在意,代表著落後而鄙棄一切,只因我們現在不需要。那麼將來,我們還能給予什麼?



創作者介紹

Jhao-Yen 's Pixnet Blog

goodfifag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