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
火車這個名詞的認識,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是因為爺爺的工作關係使然,
有機會搭乘了幾次,

又或因年幼聽到火車駛過鐵軌,
那尖銳卻不刺耳的聲音吸引了注意力,

還是在農田裡愉快的抓蟋蟀時,
轟隆隆的聲響連昆蟲也四處亂竄而產生好奇?


搜索著腦海記憶裡,
年紀越小的事情卻越模糊不清,
只記得20歲以前的我,
在報章雜誌與電視新聞中看見台北車站的輪廓。



每天來來往往的旅客,
不管是火車,捷運,高鐵,客運,
這裡的人潮永遠川流不息,
週邊的購物商場,地下的廣大商圈,

每天,
上演著一樣、不一樣的場景人物變換。





大人們總愛說我小時候喜歡追逐火車,
只要一聽到火車接近所發出的聲響,
我總是第一個跑出去看的小孩。

仔細想想,
是什麼樣的原因如此吸引我去追逐?
列車的外觀形狀是我說不出來的喜歡感,
還是搭乘火車可以到處旅行增廣見聞玩樂四方?

長大後,
搭乘火車的機會變多了,
高中三年,
以火車為主要交通工具上學,
搭乘每天的第二班次前往台南,
也搭乘每天倒數第二班次的列車回家。

往北,往南,
各佔了一半的月台,
往北的乘客總是多了一些。

我總是在內心嘆息著沒有機會南下,
很想偏離每天既定的北上行程,
跟隨著那位身著雄女制服的女生,
探索,另一個有點陌生的都市。

只是,
一不小心,就跑過頭了。



遇見了台東,
也開啟了另外一段美麗旅程。

穿越黑隆冬的隧道,伴隨柴油的刺鼻味,
台灣鐵道最後一段沒有電氣化的路段,
雖然總是愛抱怨,
可內心卻以這樣的特別而感到高興,

因為,
當列車穿越長長的隧道後,
東部海岸的美,
將會讓目光駐留許久而無法離開。





或許是國營企業獨大的關係,
服務品質似乎參差不齊,
身著標語背心的員工也忘了服務的意涵,
畢竟,在身上的缺點,
我們眼睛總是無法看見。





愛情文鎮的魅力,
吸引了許多人駐足圍觀。
只是,
如果真的要離開,
又有什麼可以阻擋的?
儘管鐵不出軌,
心卻已經在路途中遺失,

看不見,也找不著。





平交道的號誌閃爍聲,
提醒人們列車即將通過,
注意安全小心為上。

馬路如虎口,放下的柵欄只是裝飾,
偶爾意外還是會發生,

忘了停、看、聽。





拍照總喜歡找些印象鮮明的背景,
證明了曾經來過的足跡,擺出微笑與手勢,
但我們什麼時候開始被告知這樣的拍照方式?

媽媽要幫兩位小朋友拍照,
姊姊擺好了姿勢等快門一響結束僵硬的身軀,
弟弟被另外的事物吸引目光準備離開,

而我,
只想捕捉最自然的時刻。





隨著時光流逝,
機器的更新,設備的演進,
鐵路發生事故的印象漸漸模糊,
偶爾在路上看到被風吹拂的標語旗幟,
好像也沒人會將目光稍稍停留了。





一轉眼,
來到了台北這個大城市,
這裡上演著人生百態,
路上抗議的,逛街的,宣傳的,
曾經躲在電視背後的統統跑了出來,
以為驚奇萬分的也漸漸的稀鬆平常。


當我習慣了以後,

下一站,
該何去何從?


創作者介紹

Jhao-Yen 's Pixnet Blog

goodfifag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