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看到芒草季好像快開始了,
搜尋了一下最有名的似乎是草嶺古道,
跟友人聊天聊著聊著也說自己好無聊,
週末不知道該去哪玩好 QQ

不小心點開了桌面的暫存文件,
原來某個時刻,
我早就決定要到草嶺古道一探究竟。


有鑑於需要爬山,考量自己的體力,
我想是沒辦法騎車出發,
好像也很久沒搭台鐵的火車,
就這樣決定吧!心裡另外一個我這樣說。

查了一下班次,
安安穩穩跟友人互道晚安,
帶著興奮的心情準備睡覺。

-------------------------------------------------------

隔天愛拖拖拉拉的我,
東摸摸西摸摸的又晚出門,
原本的完美計畫是到板橋搭車,
回程還可以順便逛一下中和環球吃晚餐,
但是時間一整個來不及,
只好到樹林去搭乘。

本來要搭 車次 224 的自強,
可我記成板橋站的時間,
買完票才發現列車準備要開了,
剩最後五秒總算衝上去車廂,
以後要做好準備,每次出遊總是很隨性 Orz
還有,準時出門 >"<


列車出發沒多久,
開始鑽到地底下,
對於我這個南部的孩子,
第一次知道台北市沒有任何一處平交道,
著實讓我驚訝了好久。

在大台北最外圍生活了兩年,
漸漸的瞭解台北的過往,
也知曉了一部分屬於台北的未來。


到處都在施工,摧毀、重建,
我們一直的為她整容,美麗、現代,
符合現今都市的模樣,整齊、乾淨。
曾經的記憶與過往,早已不復見,
只留在史書中,無人懷舊。

有幸讓風吹拂了書本的每一頁,
那不小心透漏的一點隻字片語,
帶領我們回到過去純樸時光與年代,
支離破碎的品嚐。

我在台北,
好像感受不太到人與人之間的噓寒問暖,
捷運上的每個人都太過獨立堅強,
每天都是呈現最完美的一面,
為面具換了一個又一個華麗的色彩。
我只好戴上耳機,欺騙自己遠離了喧囂,
隔離了這些機器,才有那麼一點安全感。




沒有座位的我,找到了一個空隙可以吹冷氣,
也不需要一直久站,還可以靠著車廂休息。
前座的小弟弟,似乎很開心今天可以出來遊玩,
旁邊的祖母一直嘮叨著小朋友不要亂動,
乖乖坐著,可他年輕充滿活力,
對事物都很好奇,一會靠窗看風景,
一會爬上爬下觀察前後。




因為沒吃早餐,
帶了點餅乾充飢,
沒想到吸引了他的目光,
高興的分一塊給他吃,
馬上換得了友善的回應,
或許,只剩小孩子身上,
還有這樣單純的光芒。
(可我被叫叔叔阿!~~~我才24阿!!!)

一會跟我說101很高,一會問我要去哪裡,
時時刻刻觀察我的一舉一動(我怕無聊帶了本書看,他似乎也很有興趣)
拿出相機捕捉他的身影表情,
拿給他看的時候他很高興,又帶著一點害羞,
或許是祖母在身旁不敢太過放肆,
我習慣著回應他一個善意微笑 :)



到了福隆,
揮手與他再見,
衷心祝福他能一直保持這樣的單純,
不要跟我一樣,被社會的現實染缸抹得連自己也不知道是誰。


出了車站拿了簡歷,
整個站前廣場都是單車族,
近年來風行的節能減碳,都市人最支持。
還有年輕男男女女看起來似乎是要去玩水,
抓著今年夏天的最後一段尾巴揮灑青春。

隨意挑了一家買了便當,
每家都是門庭若市,也不知道哪家好,
反正便當嘛!難吃的又不是沒吃過 XD
在入口為自己今天要出發的模樣拍了一張紀念,
便當也是路上累了休息當野餐吃。




前一段還滿好走的,
不過走著走著路越來越小條,
看見了一個有趣的郵箱,
或許這邊每戶都距離很遠,
只好設置一個共同的郵箱,
讓大家集中領取,也讓郵差能輕鬆點,
不過應該還是苦了快遞吧 XD




雖然沒有下雨,
可天空還是陰沉沉,
不像中南部有大太陽,
感覺我好久沒見到陽光,
整個人都快發霉了 QQ




路上有超多人面蜘蛛,
不知道是地形使然還是原本如此,
我上次去走桃園的步道也沒有這麼多,
十分平溪好像也不少,但這邊真的隨便看都有,
其實他們很漂亮,端看你如何去欣賞。




我們總是太習慣用雙眼決定善惡,
表面的虛假與內在的真實,
無法一瞬間立即分辨是好是壞。






走著走著到了親水公園,
溪水因為護溪的關係非常清澈,
搭配著清新的空氣,
好像很久沒有踏青的感覺,
人在都市叢林悶久了對事物都不敏感,
還是需要多多接觸自然洗滌身心。


到這邊走了一個多小時,
可我還沒看到草嶺古道入口,
遠處一群人很專業的在野餐,
肚子也咕嚕咕嚕的跟我抗議,
我也只好稍微休息一下吃點東西整理背包,
看到便當眼睛都發亮惹! XD




吃飽喝足後,看了看時間,
好像要趕路,不然火車要等很久 Orz
還好沒幾分鐘就看到草嶺古道入口,
觀光客不打個卡怎麼證明有來過 ㄎㄎ




一路上綠意盎然,
偶爾也會遇到來此步行的行人,
其實不難爬的坡度還滿適合健行,
路上風景也很不錯。




清嶺時期的古蹟也說明了過往幾百年的風華,
以前是聯絡宜蘭到淡水的重要商道,
如今,我在這裡,
想像馬蹄聲與人群的熱絡,
感受曾經的記憶。




太早來的關係,
白背芒都還沒開花,
往回望去,從兩山之間,
一路上這樣慢慢的走,
也總算走到最高點。




無法體驗別人照片裡那一片如雪白的景色,
強風的吹拂下,可否把我不好的回憶,
統統帶走?




太陽趁著雲層的空隙跑出來透透氣,
但沒幾秒鐘又躲回去,
來不及拍下白背芒的剪影 QQ




下山倒是滿快的,
但也走了40分鐘左右,
道路旁就是太平洋,
好久沒有這種前面是海,後面是山的感覺,
我有多久沒有回去了呢?
儘管人事已非,
那裡已經是我想終老的地方。




遇上了一列貨車,
車身上印著幸福水泥四個字,
家庭因素所以對水泥產業有些瞭解,
台灣或許只剩下東部還有在開採,
其他公司都西進大陸好多年,
從我國中之後,
那段衝擊我懵懵懂懂的青少年時期,
我體會到了社會的現實。




我以後的日子,
是否也是望著海洋發呆,
還是一個人回憶過去?
回想著年輕時期犯了哪些過錯,
講錯了哪些話,後悔了一輩子無法挽回?
只能在腦海裡一遍又一遍訴說著道歉。




今天的行程儘管很多突發事件,
但還是在當初的估算時間內到達大里車站,
買好了區間車票,準備從大里搭回樹林,
似乎要兩小時,體力透支的我應該是一路睡到終點,
還好不會搭過頭 XD

儘管一路上與過去的我對話,
我最終還是無法脫離曾經,
如果,抹滅了過去,那也代表我沒有活著,
好與壞,一體兩面,我只能繼續待在自己建築的牢籠裡。




太陽即將下山,
東部看不到夕陽,
可餘暉還是照亮每一個地方。




結束,是另一個開始,
我繼續在回憶裡奔馳,
直到逃離那天的來臨。



創作者介紹

Jhao-Yen 's Pixnet Blog

goodfifag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fjnwxktatrat
  • 很高興看你的文章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