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的啜飲幾口酒,
想讓身體的我與心裡的我稍稍麻痺,
放空,自己。


期末的生活,
除了唸書,報告,非常的不規律 XD

上星期四考完最後一科,
帶著疲累的身體以及愉快的心情,
實驗室的大家一起聚餐。

原來這是此學期第一次聚餐,
沒有其他實驗室(其實有外掛 XD),沒有教授,
大夥兒高高興興的吃飯聊天。

趁著上次沒有唱到歌的怨念,
我又再一次的提議說夜唱,
還好隔天不用 group meeting,
沒有被大家拒絕 :D
稍微回實驗室休息一下,
12點一到,浩浩蕩蕩的一群人往好樂迪出發。

這種場合怎能沒有好酒助興?
所以先買了一瓶 JOHNNIE WALKER ,
似乎是要不醉不歸。

結果一到包廂內,
一群人開始玩起地產大亨,
根本沒人打算唱歌,好像搞錯了目的般,
從唱歌變成玩牌,好像價錢有點貴?XD

所以我偷偷點了好幾首,
默默的唱了一些歌曲,
到後來潤了喉,開了嗓,
一次唱了12首,不中斷,喉嚨好像要爆開,
第一次這麼爽快 :)

所以,
我整晚沒睡,
幾乎有1/3的歌曲是我唱的,
High 到六點,最後一首,大家唱得聲嘶力竭,
因為音太高了 XD

回到宿舍,
同學電話打來,
約我一起去動物園班遊,
我又急急忙忙的趕往下一攤。


帶著惺忪的睡眼,
一晚沒睡的疲累,
八點從學校宿捨出發。

匡啷~匡啷,
從柵湖線改成文湖線的捷運,
好像下一刻就會停擺在空中,進退不得,
搖晃的車身與擁擠的人潮,

是的,這裡是台北。


列車經過了科技大樓,
心裡回想著,
那是我小學六年級,第一次到台北這個大都市,
第一次搭捷運,第一次的上站地點。

這次,卻沒有什麼重要的回憶,
那時的我,太懵懂無知,
上學與同學嬉鬧遊玩,下課往福利社左擠又竄,
最純真,最快樂的時代,所以時間也過得特別快。

莫名其妙,不知不覺,
就從一個單純的小孩變成了斤斤計較的大人,
沒有簡單的想法,只有複雜的心態,
沒有心機,而突然多了算計。


那時候的我,只想要趕快長大,
因為大人們在我眼中,可以做好多想做的事。

這時候的我,只想要回到過去,
因為小孩們在我眼中,可以無憂愁的過生活。


我們,
都知道失去的美好,
卻總是不珍惜眼前擁有的現在。


所以,
在失望中後悔了,
在難過中哭泣了,
在傷心中逃避了,

屢屢學不到教訓。


又離題了 >"<


緩緩的列車,往最後一站前進,
好像,我在找我的回憶,
分神中就到了今天的目的地,臺北市立動物園。

一群研究生跟一群幼稚園的小朋友一起逛,
格格不入的狀況,
讓我露出了眼前不協調所該呈現的微笑,
這幅畫面,當年12歲的我,是否會想到有今天的一切?

我不知道,
我無法回去問當年的我,
現在的我,內心有些悸動,

『場景、時間依舊,人物,早已不同』


今天的大貓熊不需要抽號碼牌,
所以可以盡情的觀賞,
無尾熊也似乎因為騷動的人群而從熟睡中驚醒,
是我打擾了他的日光浴美夢嗎?:)
企鵝們好像也因為今天有些高溫的天氣而躲到水中避暑,

好多種類的動物,我小時候有看到這麼多嗎?
逛到我把一個月走路的份量都用完了 XD

午餐時間到了,
心裡有點依依不捨的感覺,
記憶中第一次到台北的回憶,
又要跟他說再見,
下次,再回來的時候,我可以比現在更開心一點嗎? :)


接著的行程是深坑老街,
我只知道這裡的臭豆腐很有名,
其餘一概不認得,連在東西南北哪個方位也不曉得,

走了半天的路,
肚子飢腸轆轆,
只想先填飽肚子,
顧不得豆腐的辣與燙,囫圇吞棗的一股腦都吃下去,
除了很燙之外,一切還算完美,

當然,吃飽飯後的大冒險,
玩得不亦樂乎,還好我沒有八卦可以爆料
非常的安穩 XD


昨天沒睡,此刻又很勞累,
結果晚上還是拖到11點多才上床躺平,
我什麼時候,體力與耐力變得這麼好?
還是B群所帶來的成效?

夜裡,我好久沒有睡得如此安穩 :)


補了半天的睡眠,
因為肚子餓醒了過來,
吃飽喝足後,又往床上躺平,
原來昨天的B群只是迴光返照 XD


睡了一天,
內心想著今天要去誠品裝文藝青年,
就算原文書看得很辛苦,我也要在書架前假裝仔細閱讀,
說不定有哪個正妹在偷偷觀察我 >///<

其實真正的目的是樓上的綠蓋茶,
我喜歡上了這說不出來的合適感,
每次的品嚐總是讓我流連忘返,

這是,屬於台北的味道。


又隔了一天,
與台北的 "秘密情人" 在日新偷偷幽會 >///<
第一次體驗 IMAX 螢幕的巨大,
3D的特效也變得更栩栩如生,
六百多個位子座無虛席,
果然,阿凡達的熱潮持續延燒,
也讓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畫面,
就怕下一秒我不小心錯過了精彩鏡頭,
三小時的片長,看完的我好像才覺得播了一小時而已。

果然,『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 :)



最近的生活好像雲霄飛車,
起起伏伏,又有急轉彎,
才剛稍微喘口氣,
又來個近乎垂直的下墜,
也讓我來不及記錄回憶。

所以,好像有些走味。



夜深了,
我讓酒精稍稍麻痺了心,
寒冷的軀體,除了用厚重的棉被回溫外,
可否,有妳的溫暖來融化冰冷的內心?

我不知道答案,
能否,讓我在夢中,藉由擁抱,
重拾我,帶有自信的微笑?


『在夢中伸出了雙手,在現實卻撲了空』



張惠妹 - 我要快樂
創作者介紹

Jhao-Yen 's Pixnet Blog

goodfifag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