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覺,從我離開台東後,
似乎再也沒唱過歌了,
都忘了唱歌的感覺是多麼的 High 的氣氛。


我不知道,
放別人女朋友的照片是什麼意思,
也不知道,明明有男朋友還一直追求是什麼意思,
更不知道,基於道德的心態,這樣到底算什麼?


所以我不去知道,
因為對於我來說,知不知道,
已經沒有什麼意義。

這幾年來,
我想我可以確定的說,
在感情上,我沒做過什麼違背良心的事,
而別人是怎樣的,我就不確定了,
因為我不是別人。


我們總是需要理由,
去陳述,或是掩蓋一些事情的真相,
但我不需要了,
有沒有理由,已經不是重點,
也明白,沒有什麼重點。

不去想阿想,不去看阿看,
越想只是越往胡同裡鑽,
越看只是越讓自己傷心。

只是突然發現,現在的社會,
好多人都忘了 " 良心 " 怎麼寫!?


---------------------------------------------------------------------------------------------

感謝學長姐們,
邀請我一起去夜唱。
我終於,唱到聲嘶力竭,喉嚨沙啞,
也把所有不安、不好、不耐煩的壞感覺,
全都發洩了出來。

發洩完後,
身體感覺到輕飄飄的,空蕩蕩的,
似乎空虛了起來,
寂寞趁虛而入。

但我又不寂寞了。

天上好多好多的星星,
朋友好多好多的關心,
讓我感到非常的,

溫馨。

謝謝每個關心我的朋友,
讓我知道,你們都很注意我,
在我需要一些勇氣的時候。

只是能不能打個電話呢?
就算我會裝裝樣子假裝沒事不需要人關心,
但我會很感激你們在我需要人講講話的時候,伸出了你們的手。

我的外表看起來很堅強,
只是,內心卻是脆弱不堪。
一不小心就會破碎了。

滿是修補痕跡的心,
還有多少機會可以重來?
我現在,怕都怕死了。



創作者介紹

Jhao-Yen 's Pixnet Blog

goodfifag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